您当前的位置 :康二罗硷新闻网 > 财经 > 华谊兄弟:多元化行不通
华谊兄弟:多元化行不通
2019-11-16 12:24:50 来源: 康二罗硷新闻网

本刊记者李放/温

2019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实现收入10.77亿元,同比下降49.26%。净利润-3.79亿元,同比下降236.75%。

2018年亏损10.93亿元后,华谊兄弟在2019年上半年继续亏损,公司形势不容乐观。

不应忽视资金缺口。

今年上半年,华谊兄弟在亏损的同时,面临着越来越大的财务压力。

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短期贷款21.15亿元,2018年底为1.92亿元,仅半年时间就增长了11.4倍。货币资金从26.41亿元下降到20.89亿元,下降近6亿元。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华谊兄弟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贷款和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5.46亿元和17.3亿元。加上短期贷款和应付债券,计息负债总额高达56亿元,而同期期末货币资金仅为20.89亿元,不足以支付计息负债。

为了缓解财务压力,9月4日,华谊兄弟的全资太阳公司华谊国际投资(Huayi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转让了广发银行90.5%的股权,获得转让收入5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9亿元)。

然而,大股东也面临巨大的财务压力。股份质押到期后,董事长钟君开始新一轮质押。经过多轮质押,截至2019年9月20日,王钟君持有公司6.3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2.52%。质押股份总额为5.77亿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20.64%,质押率超过90%。其中,2019年9月18日质押的目的是“个人融资需要,用于项目投资、股权投资等”

或许,王钟君的承诺是用于上市公司的运作,以减轻华谊兄弟的财务压力?然而,从上述分析来看,该公司似乎面临着日益扩大的资金缺口。

难以置信的运营费用

华谊兄弟困境的原因不仅在于电影业务的低迷和现场娱乐投资的失败,还在于公司长期高昂的运营成本。

华谊兄弟和雷媒体有非常相似的业务,但他们的运营成本完全不同。

2012年至2018年,光媒体收入分别为10.34亿元、9.04亿元、12.18亿元、15.23亿元、17.31亿元、18.43亿元和14.9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亿元、3.28亿元、3.52亿元、4.17亿元、7.4亿元、8.21亿元、13.66亿元;销售费用分别为1713万元、1179万元、1014万元、1303万元、6932万元、8244万元和300万元。管理费用为4951万元、5008万元、5383万元、8698万元、1.52亿元、1.75亿元、7885万元;2018年研发成本仅为986万元,其他年份为零。财务费用分别为-1.93亿元,-1,761万元,2,169万元,2,096万元,1,252万元,3,338万元和1,789万元。

华谊兄弟2012-2018年收入分别为13.86亿元、20.14亿元、23.89亿元、38.74亿元、35.03亿元、39.46亿元和38.9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1亿元、6.73亿元、10.34亿元、12.18亿元、9.94亿元、9.87亿元和-9.09亿元。销售费用分别为2.81亿元、3.83亿元、3.3亿元、5.86亿元、8.12亿元、7.25亿元、6.51亿元;管理费用为7939万元、9462万元、2.3亿元、4.16亿元、5.47亿元、5.58亿元、5.28亿元;2018年研发成本仅为4796万元,其他年份为零。财政支出分别为6113万元、7347万元、9883万元、1.42亿元、2.81亿元、2.9亿元和3.29亿元。

2012年至2018年,瑞媒体的总收入为97.45亿元,净利润总额为43.34亿元,而华谊兄弟同期的总收入为210.03亿元,净利润总额为42.38亿元。华谊兄弟的收入是光媒体的116%,但其净利润仅为光媒体的97.78%。

不仅如此,从2012年到2018年,ray media的销售、管理、财务和研发费用总计9.3亿元,华谊兄弟总计113.87亿元。在过去的7年里,华谊兄弟的运营成本是光媒体的12.24倍。

令人担忧的是,陷入困境的华谊兄弟变化不大。

2019年上半年,华谊兄弟的收入为10.77亿元,同比下降49.26%,其母公司净利润为-3.79亿元,同比下降236.75%。然而,公司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为1.82亿元、2.42亿元、3314万元和1.49亿元,总额为6.06亿元,仍处于高位。

2019年上半年,瑞媒体收入11.7亿元,同比增长62.37%,母公司净利润1.05亿元,同比下降95%。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和财务费用分别为90万元、3581万元、498万元和865万元,合计5034万元。在资金紧张和金融危机之际,华谊兄弟的运营成本仍然是其竞争对手的10倍。很难相信华谊兄弟能够在2019年渡过难关。

电影业很难预测。

在高成本条件下,华谊兄弟需要持续高票房收入的电影来支撑,但电影业务具有投资大、收入周期短、变化快的特点。

以华谊影视业务为例。年初以来,华谊兄弟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导演田玉生的《小心愿》于9月12日刚刚上映,头7天票房为1.71亿元,远远低于《芳华》14亿元和《前传3:告别前传》19亿元的票房。2019年初上映的《灰猴》的上映日期是2019年7月23日,累计票房只有388万元。2019年3月上映的《我的兄弟》可以送还吗?“累计票房只有175万元。

值得期待的是,2019年,华谊兄弟和冯小刚的新片《只有云知道》、陆川的新片《两万里计划》(原名《749局》),以及电影《石沈凌》(原名《阴与师洋》)、李煜的《阳光不是强盗》和周星驰的《美人鱼2》都已经过了后期制作阶段,但至少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才能上映,而且还要经过各级审批此前,关虎的《八百》原定于6月15日上映,但在上映前突然停播,至今尚未上映。

电影业不仅没有票房保证,而且有很高的审批风险和不确定性。

在现场娱乐和网络娱乐都无法重振华谊的情况下,如果电影行业短期内无法领先,华谊必将面临更加艰难的未来。

令人担忧的发展战略

2019年上半年的亏损与2018年不同。2018年的亏损是商誉减值造成的,而2019年上半年的亏损是主营业务和经营,这表明华谊兄弟的问题已经触及到了根源。

2018年,华谊兄弟亏损9.09亿元,其中资产减值损失13.82亿元,商誉减值损失9.73亿元,占70.4%。

2019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为-4.41亿元,资产减值损失为-2669万元,即2669万元。上半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电影收入太低,而产品成本和运营费用太高。此外,该公司上半年的财务支出为1.49亿元,仅占亏损的三分之一,而同期为4.41亿元。总的来说,损失的主要原因,更准确地说,是电影操作本身的不良操作。

近年来,华谊兄弟在发展其主要电影业务的同时,一直在向现场娱乐和网络游戏拓展。当这三项业务同时发展时,电影作为主体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2019年上半年,华谊兄弟收入10.77亿元,光明传媒收入11.7亿元。光媒体的收入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华谊兄弟的半年度收入,主要是因为华谊兄弟的主要电影产业表现不佳,多年来的多元化布局是造成这种现状的重要原因。

除了主要电影行业表现不佳之外,华谊兄弟的现实生活娱乐和网络娱乐业务收入在过去一年半也大幅下降。2018年,公司品牌授权和实际娱乐收入为1.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42.15%、2918万元和79.43%。

2018年,华谊兄弟网络娱乐收入5261万元,同比下降82.85%,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1765万元和45.66%。

至于未来发展战略,华谊兄弟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提到,公司将继续坚持三大发展战略:“强核心”战略、“大娱乐生态系统”战略和国际化战略。从“强核心”战略的角度来看,公司将汇聚国内外顶尖创意人才,不断储备和开发高质量的内容。从“大娱乐生态系统”的战略角度来看,公司未来将继续提高整个产业链的知识产权流通和增值能力。从国际化战略的角度来看,公司将继续在内容分发方面做出努力。

从以上陈述来看,华谊兄弟似乎仍在多方面发展,并没有专注于电影业务。

2019年初,王钟君表示,“我们将着力重塑公司主要优势,定期调整公司战略,注重‘电影+实景’,不断巩固和提升公司核心竞争力”。据半年度报告显示,华谊兄弟预计今年将陆续开放2-3个项目,其中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城计划于9月22日开放一个公园试运营。

对目前的华谊兄弟来说,多元化似乎是不可能的。依靠网络娱乐和现场娱乐来重生是非常渺茫的。电影是华谊兄弟的主要业务。只有爆炸性电影才能使公司重获活力。在这种情况下,业务不集中的华谊更令人担忧。

对于文章中提到的问题,《证券市场周刊》的记者给华谊兄弟发了一封采访信。到目前为止,出版公司还没有给予任何答复。

来源:证券网络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北京快3开奖结果 内蒙古快3投注 上海时时乐

© Copyright 2018-2019 mariecristine.com康二罗硷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