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康二罗硷新闻网 > 综合 > 柬埔寨黄金城集团是真的吗,中国著名作家:郁达夫为什么与王映霞离婚?
柬埔寨黄金城集团是真的吗,中国著名作家:郁达夫为什么与王映霞离婚?
2020-01-11 18:04:37 来源: 康二罗硷新闻网

柬埔寨黄金城集团是真的吗,中国著名作家:郁达夫为什么与王映霞离婚?

柬埔寨黄金城集团是真的吗,郁达夫是中国著名作家,他和王映霞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成了一段文坛佳话,后来婚姻破裂,以悲剧收场。郁达夫于40年代,在印尼被日本军队杀害,王映霞也于2000年2月5日逝世于杭州。

然而他们的离婚原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从相识相爱,到最终分手,王映霞与郁达夫的这段爱情纠葛曾在文坛上纷纷扬扬掀起过不小的风波,因而他们之间的这段交往,这段生活历程和情感历程也就是当时社会生活的一种真实而细致的再现了。

王映霞有个绰号叫“荸荠白”,想起春天里的荸荠肉那又白又润泽的样子,真的是让人不得不流口水的先。诚然,王映霞的外公是杭州名士王二南,也算得家学渊源。但从她后来的文笔来看,才气也不是怎样的惊人,跟林徵因、陆小曼那是没法比的。况且郁达夫的原配孙荃也是熟读《女四书》、《烈女传》的女子,与郁通信时诗词唱和,郁也曾赞其一手毛笔字清闲俊秀,胜过多少晚清秀才。所以想来,生活浪荡、眠花宿柳的郁达夫当初大概还是爱上了她的青春无敌。从玉照上看,年青时候的王映霞,脸圆圆团团地像一只鸭蛋,生得白皙丰腴。王又是那么性情活泼,在陌生男子面前毫不拘谨,那样一种热闹鲜活的神气一下子就吸引了已近中年的苦闷才子郁达夫。

然后,是郁达夫对王映霞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文人的追求总以情书为主,反正于他们来说,笔总是便利的。那一支生花妙笔不写情书也是可惜了的。信头的称呼变了又变,从“王女士”到“霞君”到“亲爱的映霞”,那一份情愫千回百转,终于抱得美人归。

婚后也有过美满的生活。郁达夫靠写作挣生活费。每当他写出佳句时,还会叫王映霞先看一遍。想来也有过“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浪漫,有过“美人夜半夺灯去,问郎知是几更天”的情趣。王映霞也是满足的,是世俗女子那种安逸、小家子气的满足,隔了多年还在自传里洋洋得意地写:我家比鲁迅家吃得好。当真是吃得好!王映霞每天都做了鸡汤、甲鱼、黄芪炖老鸭,想把郁达夫的肺痨治好。

然而,好景不久长。郁达夫褪去了才子的光环,只是一个长相寒碜的酗酒男子。王映霞说他敏感多疑,寡情冷漠。而王映霞是喜欢热闹繁华的,郁达夫远去福州供职之后,她耐不住寂寞,把孩子交给母亲看管,在杭州的“风雨茅庐”里搞起了沙龙活动。寻常妇人结了婚只是贬值,而“名人之妻”却是美女的附加值。她又天性活泼,不避男女,荤素不忌,立刻在社交界大出风头。再后来,作为郁、王两人的生前好友,被誉为中国现代爱情诗鼻祖、著名的“湖畔”诗人汪静之,其遗作《王映霞的一个秘密》揭开了一个大秘密:王映霞与戴笠有暧昧关系,这是郁、王离婚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映霞是我的妻子的同学。我于1922年七八月间参加《女神》出版一周年纪念会,会上初次和郁达夫、郭沫若一见如故,郭、郁二人当即邀我同到他俩的住处,从此成为朋友。

1938年春夏间我全家避难到武昌,住在察院坡亲戚家。当时达夫家住在横街头,两家是近邻,常相往来。

后来台儿庄打了一场对日抗战的大胜仗,政府派了前线慰问团,郁达夫参加慰问团去了。

王映霞趁郁达夫外出时打胎

有一天王映霞来说:“我肚里有了,抗战逃难时期走动不便,我到医院里请医生打掉。医生说:‘要你男人一起来,才能把他打掉。男人不同意,我们不能打。’达 夫参加慰问团去了,要很多天才会回来,太大了打起来难些,不如小的时候早打。竹因姐!我要请静之陪我到医院去,装做我的男人,医生就会替我打掉。请你把男 人借我一借,静之是最忠诚老实的,达夫最信任他;如果请别的男人陪我去,达夫会起疑心的。”我的妻子马上说:“没有问题,让他陪你去好了。”

我就陪映霞过江到汉口,坐了黄包车沿江向下游走了半里多路,到一个私人开的小医院里。映霞对医生说:“我男人同来了。”医生就带映霞进里面病房里去了。我等在那里,等到映霞出来,我陪她回武昌。我和我妻子都认为逃难时怀孕不方便,应该打掉。

一天我到达夫家去看他回来没有,王映霞的母亲说:“没有回来。”我看见阳春(达夫的长子郁飞的乳名)满脸愁容,我问他:“为什么不高兴?”他说:“昨夜姆 妈没有回来!”我问:“她到哪里去了?”他说:“不知道。”我就问王映霞的母亲:“映霞到哪里去了?”她说:“不知道。是一部小汽车来接去的。”第二天我 再到达夫家去,想问问映霞头一天到哪里去了。见了王映霞,她倒了茶请我坐下,我还没有开口,她就谈起戴笠家里花园洋房,家里陈设富丽堂皇,非常漂亮。谈话 时露出羡慕向往的神情,又有得意兴奋的表情。我马上悟到她昨夜没有回家的原因了,原因是戴笠派小汽车接她去了。所以王映霞满脸是兴奋、幸福、得意的表情。 又想到难怪她要打胎,而且要在达夫外出时去打。

回家时我告诉了妻子,她很惊奇,表示不再和这位同学来往。我当时考虑要不要告诉达夫:照道理不应隐瞒,应把真相告诉朋友,但又怕达夫一气之下,声张出去。 戴笠是国民党的特务头子,人称杀人魔王。如果达夫声张出去,戴笠决不饶他的命。太危险了!这样考虑之后,我就决定不告诉达夫,也不告诉别人。后来达夫从前 线慰问团回武昌了,我见他的时候,一句不泄露。不久,我要到广州去了,去向达夫告别。一进去看见达夫和映霞正在争吵。达夫一见我,就指着映霞,一边哭一边 向我说:“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居然和人家睡觉!”我一听,心里就很着急,怕达夫声张出去,杀人魔王马上会置他于死地。为了免得他闯祸,我就帮映霞掩饰。 我说:“不会的,你不要信谣言。”达夫马上说:“哪里是谣言!她的姘头许绍棣的亲笔信在我手里!”我听了马上就放心了。达夫一边告诉我:“万万想不到她会 这样不要脸!”一边说一边痛哭,满脸流泪,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这样嚎啕大哭,万分伤心痛苦的样子。王映霞也一边哭一边辩解。我就对达夫说:“你太爱她 了,哭得这样伤心。冷静一点,夫妻商量解决好了,不要哭了。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我到广州去,票已买好,马上要去上车了,不能帮助你们商量解决了。再见!”

说着就回住处了。我离武汉后,不久,武汉也要撤退了。后来达夫往南洋去了。我和达夫没有再见过面。

戴笠是王映霞的姘头?

1946年夏我回到上海,我的妻子的一位同学钱青(也是王映霞的同学)说:“王映霞从南洋回到重庆和某人(我忘了姓名)[编者按:此人即钟贤道]结了婚, 就要戴笠帮忙,戴笠给她丈夫做运输汽车队队长,在滇缅路直到重庆做运输工作,汽车运私货,大发财。抗战胜利后,1945年戴笠给王映霞的丈夫做运输方面的 宜昌站站长,也是发财的职务。上海接收时戴笠给了王映霞一座接收下来的洋房,成了王映霞所有的房产。”这位同学又说:“戴笠一直是王映霞的姘头,我有可靠 证据。外人不知道,我和叶雅棣、叶雅珍知道。”

我和妻子听了她的同学说过之后,回家就两人做出决定,永远不能说出这些秘密,以免闯祸,杀人魔王太可怕了!后来戴笠在飞机上炸死了,本来不用怕了,可是又 想到王映霞本人本不用怕,但她做过杀人魔王的姘头,可能也会受魔王的影响,说不定她可能也有可怕之处,因此,决定仍旧不敢说起。

前些时香港理工大学中文及双语学系助理教授曾焯文先生来信,我仍旧不敢说,今天曾先生又来信。我想,我的妻子已去世,妻子的三位同学也已去世,如果那三位 同学没有告诉别人,恐怕就仅存我一人知此秘密了。为了不愿我的老朋友、“五四”文坛的一位杰出作家郁达夫所遭受的莫大的耻辱悲惨的命运,永远沉冤不白,今 天我下决心,一气写完这个秘密。

此文写成后,打算马上寄给香港的曾焯文先生,女儿伊甸(汪睛注:伊甸是我的小名)看后,不赞成马上发表,要防着意外,迟点再发表为妥。因此,决定不发表,以后再说。

一九九三年八月三日汪静之于西子湖畔

原来,才子佳人的美谈是用来颠覆的。他们终于反目成仇。郁达夫在报上登了“警告逃妻”的启事,使得王映霞颜面尽失。再到《毁家诗记》,把王映霞写成红杏出墙的荡妇。王映霞大骂郁达夫是“欺骗世人的无赖文人”、“包了人皮欺骗女人的走兽”、“疯狂兼变态的小人”……王映霞哭诉当年是因为被郁达夫疯狂的追求所打动,还有同情嫁给了他;郁达夫却说王映霞是对他欲擒故纵,逼他抛妻弃子。从两人的言行看,我宁可相信郁。毕竟,郁达夫曾写“愁听灯前儿辈语,阿娘真个几时归”这样的苦情诗给王映霞,如果她真的如自己所言是同情心泛滥的女子,绝不会舍得扔下三个孩子不顾而去,也就不会有日后社交场合的左右逢源,梅开二度的风光大嫁。

王映霞跟郁达夫离婚后,嫁给了老实本份的男人钟贤道。老实人总是世俗的价值观,娶了名满天下的妻子,自然敬重有加,有种“卖油郎独占花魁”的珍惜。夫人是王映霞同学的汪静之说,戴笠给了王的丈夫钟贤道一份肥缺,让他运私货发了大财,又送了一幢洋房给他们。既然绿帽子戴得这样实惠,于老实的钟贤道来说,简直是熠熠生辉了。于是,日子也就和和美美地过将下去。戴笠一死,更是恩爱有加。

有面相师说,王映霞的面容丰满肥美,是福相。这样的女子,在怎样的乱世,都是会平安终老的。果然,她一直活到九十二岁,比她的男人们都活得长久。她八十多岁时,有人在西子湖畔见到她,仍然有人说她是漂亮的老太太。她就是那样一个俗气的女子,爱美、爱物质,老了老了,还靠着与郁达夫曾经的关系孜孜不倦地出了那么多本书,到了晚年仍在谩骂着当年爱过她的男人。其实,真的不必了。前一个丈夫给她名满天下,后一个丈夫给她现世安稳。她比乱世的那些美才女们幸运得太多了。

© Copyright 2018-2019 mariecristine.com康二罗硷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