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康二罗硷新闻网 > 文化 > 当故乡成为“他乡”,在城市拼搏的她继续前行
当故乡成为“他乡”,在城市拼搏的她继续前行
2019-11-06 12:04:28 来源: 康二罗硷新闻网

从《博士生还乡笔记》到《良庄的中国》和《良庄笔记之外——良庄的中国》,近年来,“还乡文学”的话题已成为文学界内外经常引起刷屏效应的话题。“70后”作家傅秀英出版了以农村妇女为主要人物的两部小说:《陌生化》和《流亡》。尤其是在流亡期间,主人公翟晓丽从农村来到城市,这让许多读者猜测翟晓丽是作家自身影子的投影。

在最近在思南大厦举行的以“我不是翟晓丽”为主题的关于“异乡”的图书分享会上,傅秀英与《思南文学选集》副主编黄德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李晶、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向静就小说中“异乡”的真实故乡进行了交谈。“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当你回到你出生的村庄,你会发现人们看你的方式和你说话的方式已经改变了。你需要再次学习和适应。没想到,你的家乡成了你的‘异乡’。”黄德海谈到“故乡”和“外国土地”。

《异乡》讲述了一个出生在芳村的女孩翟晓丽的故事,她从村子到省城,然后从省城到首都。她以自己的才华和辛勤工作不断前进。她在生命的洪流中起伏不定,跌跌撞撞地走在命运的屏障前,但隐藏在她身上的光芒从未停止闪耀。最后,她完成了个人的精神成长,获得了内心的平静。七个短篇小说被插入小说的主要部分之外。插入部分和主体部分在不断地交谈、反驳或争论,形成一种内部张力很大的多部分叙事效果,并在社会转型期书写新的中国经验。

在傅秀英的长篇处女作《陌生化》中,翟效丽在最后一章是个次要人物。在《放逐》中,女孩成了主角。从陌生化到流亡,从农村到城市,主角都是女性。作家是根据他们个人的成长道路创作的吗?黄德海认为,虚构作品的创作必然会受到作家成长模式的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指向现实主义。即使一部文学作品不是虚构的,也不能保证它的真实性,因为文学反映的是人类记忆的一部分,而不是现实生活。傅秀英回应道,“我会把我的主观感受融入创作中,但是一本书或一个人物的诞生和成熟有时是独立于作者自己的意志的,也会给创作者一个很大的惊喜。我手里拿着笔,给了翟晓丽体贴、关心和同情,并与她分享了所有的经历。创作过程中不断的自我怀疑和自我反思使我能够和小说中的主人公一起成长。”

“当翟晓丽最终决定回到S市时,这是她成长的一个节点。从现在开始,它为接下来的小说创作留下了新的写作空间——一个成熟的知识女性如何面对未来的发展,”李晶说。向静认为翟晓丽的女性写作视角给了这个人物更多的空间,从中可以看到一个现代女性的精神流浪。同时,从作品和人物形象到当代中国城乡差异和性别关系等社会问题,精神的进步过程反映了当代社会的重叠关系和特征。

“冷静下来是一股暴风雨般的暗流。从农村走到城市的人通常有两套世界观。你必须慢慢了解这个城市的世界观。从乡村到城市,你只能自己体验各种各样的经历。”黄德海说,书中的“异乡”让他想起了过去的许多记忆和联想。“作为一名作家,你必须找到两套以上的世界观。城乡人民的身份和精神成长交织在一起,由三条不同的河流斗争,逐渐融合成一个语言和精神的共同体。”在黄德海看来,虽然《异乡人的土地》没有把重点放在农村,翟晓丽却承载着农村。她从农村进入城市,遭到袭击。从这座城市回望,她的家乡成了一片“异乡”。在这个往复的过程中,主人公面临着精神上的双重变化,小说在空间和时间上来回穿梭。

至于《异乡》,傅秀英是这样解释的:“就命运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言,人有时强大,有时充满无能为力。”异乡”不是一个人的家乡,而是一片不同的土地,让人感到陌生和疏远。我们充满渴望和探索它的欲望,我们害怕它。至于这部作品,我已经尽力了,剩下的留给读者去感受。”

总编辑:石晨露文本编辑:石晨露

© Copyright 2018-2019 mariecristine.com康二罗硷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