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康二罗硷新闻网 > 财经 > 金融大开放,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金融大开放,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2019-11-07 19:56:06 来源: 康二罗硷新闻网

“黑色星期一”:推特上,3466只股票收盘,重现1000只股票的跌停板,a股市值蒸发3.8万亿元。

如果有人提前做空,财富转移不是一夜之间吗?

如果允许金融自由化,危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1985年,拉丁美洲最聪明的经济学家卡洛斯·迪亚兹·阿拉伊·性别平等发表了《再见!金融抑制;你好。金融危机”警告。

在他发出警告后的10多年里,金融自由化在许多国家引发了金融危机。

28个国家实施了激进的金融自由化改革,其中22个国家失败了。

在1980年至1997年发生的35起系统性金融危机中,有24起与金融自由化有关。

以阿根廷、智利、哥伦比亚、墨西哥和委内瑞拉为代表的拉丁美洲国家经历了快速金融自由化的最痛苦经历。毫无例外,他们都在经历严重的金融危机。有人说整个80年代已经成为他们“失去的十年”。

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是由泰国引发的。当时,泰国实行固定汇率,利率比国际市场平均水平高2倍,外债大规模借贷,国际收支经常账户严重赤字,国家外汇储备水平低。资本账户开放的条件还远未成熟。然而,对资本流动的控制被提前取消了。银行业的彻底开放导致了来自国际热钱的猛烈攻击。泰铢一夜之间贬值了近20%,股价一个接一个暴跌,金融危机爆发。

危机迅速蔓延到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韩国和其他国家。泰国的金融脆弱性反映在这些经济体中。

即使是成熟和发达的经济体也在经历金融放松管制后的金融危机。

20世纪90年代欧洲货币体系危机、日本泡沫经济引发的金融危机、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和2009年爆发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都是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创新泛滥后的经典案例。

什么是金融自由化?

这意味着西方国家和新兴国家将放松或加快放松对金融价格、金融服务、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的控制。

金融自由化,隐性风险

金融自由化主要是指取消对利率和汇率的限制,同时放松对国内资本和金融机构进入外国市场的限制。

利率价格自由化的实质是利率市场化和利率上升,这与过去政府利率管制下的低利率相对应。

根据金融自由化理论,利率自由化可以发挥两种作用:调动储蓄、提高投资效率、改善资源配置,然后提高经济增长率。

高利率有助于增加储蓄,但储蓄的决定性因素不是利率。

当日本利率为负时,它仍然有很高的储蓄率。

改革开放后,8年来实际存款利率一直为负,但同期居民储蓄增长了30%左右。

这是因为政府在抑制信贷市场的同时也抑制了资本市场。由于缺乏投资渠道,居民选择被动储蓄。

低利率有利于投资和推动经济增长,但如果加息,势必会抑制企业投资。

关键是银行将增加对高风险项目的贷款,以实现高利率回报,这必然会增强银行信贷资产的风险偏好。一旦经济遭受衰退,它可能会给银行带来系统性风险。

显然,利率自由化不一定会导致更多储蓄,但只会使利率更加不稳定,这可能会导致投资更加稳定,经济增长更加不确定,银行面临更大的系统性风险。

如果取消汇率管制,离岸市场热钱的卖空或多头抛售将导致汇率大幅波动,给进出口企业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如果资本外流限制同时解除,当汇率下跌时,资本外流将不可避免地发生。

在亚洲金融危机中,韩国的外汇是空的,人们捐钱来拯救国家。我想我们不会忘记这一点。

如果缺乏外汇储备,外债违约将成为最大的风险。

法国拖欠外债不少于8次,西班牙拖欠13次,新兴市场未能逃脱与欧洲强国相同的命运。

显然,面对贸易冲突和经济波动周期,快速的汇率自由化将是像中国这样的进出口国家和企业的巨大隐患。

金融业务自由化、混业经营将会混乱已经成为一个明显的教训

这是为了适应金融机构多元化、综合经营的要求,允许各类金融机构交叉经营、混业经营。

然而,放松管制的混合业务已经引发了一系列金融混乱,衍生产品种类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那一年,美国的金融创新导致不受监管的表外业务迅速扩张,债务杠杆放大,最终引发全球银行业危机。

前财政部长楼继伟曾指出:“同行、渠道、嵌套、资金池、庞氏融资万能保险、p2p、非标准、现金贷款等层出不穷,相互重叠。结果,资本成本不断上升,实际经济困难加剧。与此同时,风险传递的渠道极其不透明。”

他还提到朱镕基总理在上世纪90年代整顿金融秩序时坚持分业经营,认为现阶段公民规范守法意识不足,机构监管能力不足,混业经营必将导致混乱。

可见,金融业务自由化需要随着公民素质的提高、依法治理和金融监管水平的提高而逐步展开。过快推进金融业务自由化必然会加大金融机构和社会投资者的金融风险。

加拿大金融当局严格监管混合业务,限制衍生产品的产生和交易,防止金融风险的交叉感染。全球金融危机后,只有加拿大的银行系统被S&P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评为世界上最健康的。

由此可见,混业经营的金融服务自由化并不是金融健康发展的唯一正确选择。

金融市场自由化、监管真空幻灭

金融市场自由化是放松对各种金融机构进入金融市场的限制,改善金融市场的融资工具和技术。

近年来的金融动荡表明,中国无法逃脱金融市场自由化的痛苦。网络借贷和p2p的无序发展证明了朱镕基总理的明智远见。

统计数据显示,p2p在2013年开始增长。2014年底,网上贷款运营平台数量激增至2290个,贷款余额1000亿元。到2017年,贷款余额甚至将超过万亿元人民币的门槛。

有人说:“网上贷款行业是自2013年以来最令人惊讶的行业之一,几乎一直在‘监管真空’中飙升。

其他人说:“自2018年6月以来,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从个别雷暴到连续雷暴,再到雷暴,再到雷暴和雷暴”。短短几年内,整个行业都大失所望。

面对人类的贪婪和利润驱动,不受监管的金融市场自由化是极其可怕的。

资本市场自由化,股市崩盘将随之而来

金融自由化的更大风险在于资本流动的自由化。

换句话说,就是放宽对外资和外资金融机构进入国内市场的限制。

事实上,我国资本市场自由化的大门已经打开。

去年,央行行长易纲宣布的11项金融开放政策基本落实:

其中,对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持有外资比例的限制将被取消。允许外资银行同时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和子公司,大大扩大了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

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的外资持股上限将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实施任何限制。

允许合格的外国投资者在中国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

特别是取消“外国投资者必须与境内证券公司合作组建合资证券公司”的限制,不再单独限制合资证券公司的业务范围。

目前,内地与香港股票市场的每日互联互通配额已扩大四倍,达到近1000亿元。

回顾亚洲金融危机,香港股市从10,000点跌至6,600点,当时国际金融市场热钱约为7万亿美元。

目前,世界外汇交易量每天超过1万亿美元。如果资本账户的大门打开,一旦海外金融巨头对中国股市进行大规模卖空,其引发的巨大波动显然将远远大于2008年香港股市灾难和2015年a股股市灾难。

完全自由流动的短期国际热钱都是为了套利,并对具有潜在金融风险的国家的货币进行“投机性攻击”,就像龙卷风一样。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团糟。

资本自由化将使财富转移变得容易。亚洲金融危机让四小龙不再辉煌。即使是老牌金融帝国英国,也无法抵挡索罗斯量子基金(Soros Quantum Fund)的猛烈攻击。

事实上,中国和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在短期内出现了大量国际资本净流出。

例如,仅2015年,中国的国际资本外流就达到4856亿美元,对中国的战略外汇储备构成了巨大威胁。

俄罗斯的资本账户自由化程度远高于中国。然而,资本账户的开放并没有给俄罗斯带来稳定的资本流入。相反,由于安全、投机和其他动机,资本外流往往会在短时间内导致严重的金融市场动荡。

仅1992年和1993年,俄罗斯就损失了700亿美元,1994年至1998年的资本外逃高达1400多亿美元。

截至1997年10月,外商投资已掌握俄罗斯股票市场交易量的60% ~ 70%,国债交易量的30% ~ 40%。

1998年7月,当俄罗斯面临债务违约风险时,其国债价格在10天内跌至票面价值的不到一半。8月13日,股市跌至今年年初的不到25%。卢布贬值了70%以上。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一度停牌。居民靠美元生活。银行无力应对。整个金融体系和经济运行几乎瘫痪。

金融危机的荒谬历史,像毒瘾一样的债务积累

马里兰大学经济学教授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m Reinhart)写道“这种差异:800年金融危机的荒谬历史”,提供了一个长期、系统和定量的视角。它可以追溯到12世纪的中国和中世纪的欧洲,在8世纪覆盖了66个国家和地区。通过大量的定量图表、数字和实证分析,我们得出结论,没有一场金融危机是不同的。

作者在前言中指出,“对各种危机的阐述有一个共同的主题,即过度借贷”。

作者给出了金融危机的七个步骤:

(1)金融自由化,

(2)银行危机开始了,

(3)汇率暴跌,

(4)通货膨胀上升(在2到4之间,股价和房价暴跌,经济开始放缓)。

(5)银行业危机的高潮,

⑥主权债务违约和/或国内债务违约,

⑦通货膨胀加剧,银行危机达到顶峰。

作者描述道:“政府向经济注入大量现金似乎在促进经济增长。私营部门的大举借贷已将房价和股价推高至超出长期可持续水平,这让银行看起来比平时更稳定、更有利可图。”

然而,“如此巨额债务的积累将导致风险,因为经济将无法承受信心危机,尤其是当债务是短期需求,新旧债务不时被借走时。”

此外,“债务创造的繁荣会给人们一种错觉,以为政府做出了明智的决定,金融机构拥有非凡的盈利能力,国家的生活水平也很高,但这种繁荣往往以不幸告终。”

“杨白劳”型借款人过着“奢侈的生活”。谁愿意放弃这样一种“负债累累的生活”?

政府债务赤字迅速扩大的美国和去杠杆化前的中国都是如此。

还有通货膨胀,本质上也是债务。这本书指出:“历史上,没有一个新兴市场国家逃脱了过高通胀率的折磨,也没有几个国家能够避免一系列外债违约。”

债务能偿还吗?

人们总是愿意真诚地相信这一点。

然而,无论债务人是政府、机构还是个人,债权人过度信任的结果都是债权人权利的不可控权益。

美国欠中国和日本数万亿美元的外债。谁真的相信美国会偿还本金和利息?

当然,美国不会像前苏联那样勾销沙皇的外债(俄罗斯将在稍后偿还债务),但美元印刷机造成的通胀将很快稀释债权人的权利。

在吸毒成瘾和死亡开始之前,没有人自愿戒掉毒瘾,这也是金融危机永远不会消失的根本原因。

小心房地产市场的灰犀牛,地价不稳定,泡沫难以控制。

最近,一位媒体朋友问我,房屋公司是否放慢了销售和土地收购的速度?

坦率地说,所有企业都不想放慢发展速度。

然而,“没有空间”和“没有土地”是事实。

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末,商品房销售面积仅为2.4678亿平方米,相当于去年商品房销售总面积的16.7%。换句话说,平均只有两个月的停止流通期,这远远低于自然资源部的要求,即“如果停止流通期不到六个月,土地供应应大幅增加和加快”

所谓“无地可得”,恰恰是因为住房企业集中于回归一、二级城市和大都市地区,而一、二级城市的土地供应计划没有显著增加,仍然保持着“供需紧张平衡”。

这也是今年住宅企业发展放缓的根本原因。

然而,由于“没有土地”,住房公司被迫没收土地并提高土地价格,加上政府对房价的隐性担保,推高了对房价上涨的预期。

随着土地价格上涨,房价泡沫必然会继续扩大。

尽管土地价格稳定、房价稳定和预期稳定是房地产市场对抗灰犀牛最有效的时间武器,但需要在土地价格稳定、泡沫抑制和地方财政收支需求之间找到平衡点。

然而,我们仍然没有找到稳定土地价格的灵丹妙药。

如果地价继续上涨,虽然树木不会长到天上,但灰犀牛的意外到来会刺破不想破灭的泡沫。

债务雪球明斯基,雪崩能量积累更大

经济学家最昂贵和政府官员最喜欢的投资方案总是“这次不同”

他们总是认为自己善于从别人那里吸取教训,在问题发生之前就加以预防,接下来就是“不计后果的冒险主义”的继续。

人们还经常认为,虽然长期过度繁荣曾经导致灾难性的崩溃,但这次不同。凭借坚实的基础、积极的结构改革、促进技术创新和有效的良好政策,灰犀牛只会保持距离。

美联储前主席耶伦甚至表示:“在我们有生之年,另一场金融危机不太可能再次发生”。

但是两周后,她改变了声音:“我们永远也不会相信会有另一场金融危机。”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颁布了最全面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旨在限制系统性风险,为大型金融机构可能遇到的极端风险提供安全解决方案,将高风险的非银行机构置于更严格的审查和监管之下,同时改革衍生品交易。

今天,美国签署了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修正案,放松金融监管,特别是对投机交易的限制,如小型银行的股票市场。虽然这释放了中小银行的活力和盈利能力,但也会加剧中小银行自我管理交易的投机风险,迟早会给它们喜爱的股票市场带来巨大影响。

永远不要指望政府放松管制带来的市场活力能够摆脱下一次金融危机。

同样,人们不能相信,在完全市场经济中,金融自由化将摆脱债务雪球般的雪崩。

今天的美国政府债务像沙皇和前苏联的债务雪球一样雪球。

高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的危机发生情况相似,几乎总是导致大幅减税和大幅增加政府支出,特别是政府援助成本往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0%-50%。

在危机后的三年里,政府债务平均比平时增加86%,这导致政府债务陷阱越深,雪崩能量越大。

副总理说:“让整个社会明白做生意需要资本,借钱是可以偿还的,投资是有风险的,做坏事需要付出代价。”

既然政府想得如此清楚,我们的国家能否在避免过度金融自由化带来的潜在风险的同时,避免债务滚雪球的陷阱?

风险防范牛鼻子,金融监管不能放松

纵观历史,金融安全已经成为国家安全的基础。

金融创新混乱,股市崩盘动荡,卖空中国和资本外逃的隐患,内外勾结和自我盗窃。人们遭受了巨大的损失。我们必须警惕危险墙下的国家金融安全。

虽然金融自由化是大势所趋,但这绝不等同于开放国家和放弃监管。开放金融自由化太早、太快、太多意味着放松围栏,任由野猪践踏。

贸易摩擦只会减缓中国现代化的步伐,但过度的金融自由化可能会使我们的财富一夜之间蒸发。

未来,中美金融对抗不会消失。

已经自由化和放松的金融监管是不可逆转的。要放松的金融监管需要稳定有序,资本账户开放要小幅度控制。

资本流动的自由化不仅在于金融资本。如果金融风险影响房地产市场,对中国来说,更有可能刺破大城市的资产泡沫,导致数百万房地产价值损失,形成金融机构风险的负反馈效应,具有真正的明斯基时刻。

国家领导人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体系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体系。”

同时,国家领导人还强调:“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特别是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是金融工作的根本任务。”

副总理说:“我完全有信心和能力赢得这场防止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战斗。”

他还指出:“金融监管应该有牙齿。”

怎么做?

-银行资产回报、银行间收紧、表外监管和减少不良贷款只是监管当局正在采取并将继续加强的有效措施。

——以法律规范完善卖空机制,打击非法信托、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等行为。建立针对恶意卖空的集体索赔机制迫在眉睫。

-金融去杠杆化进程无法停止。稳定宏观杠杆率并不意味着解除债务风险警报。这是债务比率回到合理范围的正确途径。

——住房不再投机,土地价格稳定,资产泡沫逐步减少。只有这样,房地产市场的起伏风险才能得到化解。

——有序稳定推进资本自由化,必须提高短期资本流入和流出成本,避免资本特别是热钱大量流入和流出,加强对高度动荡的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交易的全面监管,确保境内外资本、股票和债券交易所的大量资本流入在金融监管机构的监管范围之内。

要建立一个标准化、透明、开放、有活力和弹性的资本市场,先决条件必须相对稳定。

人性需要道德、价值和规则的约束。没有约束的人性会变得疯狂。

金融监管是为了约束人性。如果监管放松,我们将随时处于金融危机的暗流之中。

任何国家如果失去对股市、信用暴跌的债券市场、容易做空的外汇市场和膨胀的房地产市场的监管,都无法逃脱金融危机的命运。

主要参考文献:

1.再见!金融抑制;你好。金融危机ji,diaz-alejandro

2.这一次不同了:800年金融危机纪荒谬的历史,卡门·莱因哈特/肯尼斯·罗格夫

3.彭文平《金融自由化批判》

贵州快三 浙江十一选五投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 山西快乐十分 幸运赛车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mariecristine.com康二罗硷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